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漆艺
栏目:非遗代表性项目 发布时间:2024-01-15 10:13:28  访问量:1330

当代画家吴冠中曾言:“传统中有两样好东西,一是宣纸的白,一是黑漆的黑“。这句话表明,“中国传统漆工艺“与“中国传统绘画“同为优秀的文化遗产,都是中华民族物质、精神文明的结晶。漆器绘画更是这两种艺术门类结合之后的极致表现,既包含传统漆工艺,又属传统绘画系统,是中国艺术精神和审美的实际写照。

截止2020年,进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漆工艺有十四项之多,分别是“成都漆艺”“厦门漆线雕技艺”“福州脱胎漆器髹饰技艺”“扬州漆器髹饰技艺” “北京雕漆技艺”“宁波朱金漆木雕”“天台山干漆夹纻技艺”“平遥推光漆器髹饰技艺”“彝族漆器髹饰技艺”“北京金漆镶嵌髹饰技艺”“漆器髹饰技艺”“雕漆技艺”“宁波泥金彩漆”“扬州漆器髹饰技艺”。

“漆”是中华民族文化的象征之一。可以说,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认识“漆”并能将其运用到生活之中、器具之上的国家。据考古资料显示,漆在中国最早的应用应为8000年前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漆弓,此漆弓胎体为桑木心,除了柑手位置,通体髹红漆,但出土后因氧化变成黑褐色。距今7000余年的河姆渡“朱漆大碗”同样见证了中国漆器的悠远历史。image.png

传统漆器上的绘画同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与中华民族特有的生活方式、人文思想密切相关,是一个民族在不同发展时期的时代风貌的综合体现,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漆器绘画可以称为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活化石。汉代漆器绘画依托于漆器,承载着大量的汉代文化信息,包括政治、经济、哲学思想、宗教信仰与审美心理等,同时,汉代漆器绘画以其独特的表达载体与庞大的图像体系,体现出中国绘画的艺术形式与中国漆器艺术的独特精神,这无疑是中华民族需要传承、发扬的优秀传统文化。

当今,传统漆艺以及漆器绘画在近代工业文明、信息技术发展与外来艺术思潮的多重冲击下不断显现出衰微趋势。近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巨大飞跃使得我们国家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与此同时,与经济迅猛发展态势相对的是社会制度、思想文化的缓慢发展,并且,这一发展时期也暴露了大量的社会问题。

就像谚语中所讲,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停下前进的脚步等一等我们的灵魂。无论是现代文明还是传统文化,都是人类劳动与智慧的结晶,物质和精神的统一体,是否正确对待以及如何对待传统文化,是衡量一个民族成熟、自信、理性的标准。

当代漆画创作缺少民族精神与创造精神正是因为缺失了传统文化的内涵支撑。所以,“回归”汉代去追寻汉人对漆的执着,通过一幅幅精美的漆器绘画作品感知并触碰汉人的艺术精神与品格,是我们承接传统、重新寻找自我的不二法门,这对于当代漆画艺术研究与创作,同样具有厚重的史料价值与创新的推动作用。

距今7000至8000年前的跨桥湖遗址出土的漆彩绘陶片,可以说是开启了中国漆器绘画的先河;距今5000年前,良诸文化时期的嵌玉高足大漆杯见证了漆艺的迅速发展,这种漆杯在装饰上具备了成熟的镶嵌技艺。

在商代,部分漆器上已出现彩绘图案,并出现贴金属箔、宝石、蚌泡等装饰工艺;春秋时期漆器绘画实物的出土主要分布于山东、陕西、山西等省,已经具备彩绘形式的装饰画面;战国时期,漆器遍布全国,其中以楚漆器绘画最具浪漫特色,秦汉漆器绘画在绘制技法上有所突破,生活主题逐渐丰富,画面更具有绘画性,表现趋于成熟,同时出现了锥画与戗金等新的绘画技艺。

三国两晋时期的漆器绘画实物虽然出土较少,但画面承汉代传统,在主题上以生活为主,人物画居多,多为烈女传、孝子图等儒家故事,画面色彩丰富,表现自由。唐代漆器考古发现较少,但从现有考古出土的漆器看,唐代漆器比较重视华丽的镶嵌装饰,金银平脱漆器绘画表现居多。

image.png

宋代漆器生产主要在南方,传世作品较少,题材上增加了佛教内容,传承了汉代漆器绘画的描金、戗金、堆漆等绘画技法。元代以后,漆器上的绘画表现逐渐减少,更多被精湛的雕漆、堆漆、镶嵌等工艺代替。

明代漆器器型主要用于日常生活,漆器绘画表现主题增多,多以花鸟、山水、人物、瑞兽为题材,情节叙事性强,特别是表现文人雅集的画面增多,或配以诗词歌赋来丰富画面,在绘画技法上运用了彩绘、描金、戗金的手法。

清代漆器器型丰富,漆器绘画在题材上更加多样,植物、动物、瑞兽、山水、人物都可以成为单独的画面,在技艺上善用雕刻、镶嵌工艺。

汉代在中国绘画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转折作用,绘画逐渐摆脱了政治或教育的附庸,有了美的自觉性。纵观漆器绘画的发展史,汉代也是漆器绘画发展的转折时期,题材多样、技法丰富,形成了特有的“大汉气象”,对中国漆器绘画艺术起到了典型的范式作用。汉代漆器绘画中的锥画、戗金也都成为宋代、明代甚至日本传承与发展的重要技法。

但是自汉代以后,漆器工艺性虽然逐渐发展成熟,但漆器绘画艺术的绘画性却发展式微,纯粹的漆器绘画开始走向衰落,特别是到了明清时期,已经被繁复的各种装饰技艺所替代,传统漆器绘画在后世的发展长河中逐渐遗失了绘画的本质。今日,当代漆画在发展中所面临的一创作思想的迷茫、传统技法的缺失,又重新唤起了国人对于传统漆器绘画本体语言的学习。

在艺术作品中,总会有有一类作品因具有催人醒悟和预示未来的力量,能够在很长的时间里,具有深刻的活动意义。汉代漆器绘画便是如此,虽然在两千多年的传承中视其为一脉相承,理所应当,但却没有用足够的时间仔细去观察、研究。

当回首过去重新审视时,会发现其虽然被局限于方寸之间的物质载体上,然而它的审美性、艺术性却逐渐蔓延出画面之外,呈现出时代和民族的精神性。在学习并继承传统的过程中,传统文化中的工匠精神也是当代人必须要面对和继承的,其对当下艺术者的创作精神同样有着指导意义。说到底,这种精神是一种诚实的精神,是对所拥有工作热爱的精神,正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种力量与精神是所有研究与创作群体所必须具备的。

传承传统,不是简单的“回归”过去,而是在“回忆”的过程中,揣摩并学习蕴含在传统作品中的珍贵技艺、美的法则以及美的原理。

image.png

1、漆

“漆”在古代也写作“桼”。经考察,大部分因当地产漆树而得名,如铜川的“漆垣”。

漆因产地的不同,也有着各自的名称。如四川为蜀漆,贵州为大方漆,陕西为牛王漆,湖北为毛坝漆,鄂西为普新漆等。中国是世界范围内最早认识并使用漆的国家,时至今日,中国漆的产量仍然占世界总产量的85%以上,可以说,漆是中国文化典型的象征之一。

2.漆器

“漆器”这一称谓最早见于《旧唐书》。《旧唐书。列传第三十褚遂良》曰:“舜造漆器,禹雕其姐”。在此之前,史书上并没有按技艺品类来命名“漆器”,一般通用语为“任器”或“什器”。当代人所理解的漆器,泛指一种表面涂有漆的器物。我们能见到较早时候的漆器为8000年前的“漆弓”、7000年前的“朱漆木碗”、大溪文化的“红漆竹剑杆残件”等,这些新石器时期漆器的出土,都说明漆器在史前文明时期就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漆器拥有其他材料所不能比拟的特性。漆器大部分为木制,抗腐蚀、易保存、坚固,较青铜器、铁器质地轻便,易于搬放。在胎体的制作上,能更加突出工艺性,发挥漆工的智慧,还可以在漆器表面进行自如地绘画及装饰。

在汉代,青铜器的制作己经衰落,其他材质的器具尚未发展起来,这种情况极大地促进了汉代漆器的繁荣。漆器在汉代人的日常生活、丧葬礼仪中担当了重要的角色。西汉文帝继位后,为表示其提倡的“敦朴”,曾下有禁令:“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所以在众多汉墓中少见金银珠宝,而体现贵族生活的漆器却是数目众多。

汉代漆器的考古发现比较多,具有代表性的有:湖北地区的云梦大坟头1号汉墓、江陵凤凰山汉墓;湖南地区的长沙汤家岭汉墓、长沙马王堆汉墓;江苏地区的扬州十里甸汉墓、扬州东风砖瓦丁汉墓、海州西汉侍其蒜墓、吁胎东阳汉墓以及江西海昏侯墓。另外还有贵州、四川、安徽、山东、陕西等地的汉墓。汉代漆器无论是在器型还是制作工艺上都在继承前代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发展。这个时期的漆器类型丰富,日常生活用具与明器皆有出土,夹纻胎增多,绘画技艺进一步成熟,镶嵌装饰工艺大放光彩。

image.png

3.漆器绘画(漆画)

在现有古代文献记载中,并没有发现明确的对于“漆器绘画”概念的界定与表述,漆器绘画只属于传统漆器的一个组成要素,广义上是指漆器上所绘制的图像,一般被学者称为漆器装饰纹样、漆器纹饰、漆器装饰图案等。绘画是“用色彩和线条在平面上描绘形象的美术种类”。汉代漆器上的部分图像己经具备绘画的性质,可以称为漆器绘画,或者简称为“漆画”。

“汉代漆器绘画”,就是专指在汉代漆器图像中具有绘画艺术样式并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艺术作品,这类作品具有一定的空间、叙事、象征等绘画特性,既不同于作为传统漆器装饰而存在的图案纹样,也不等同于“当代漆画”的定义。

漆之始用,以实用为主。在古代,漆器绘画一般附着于漆器之上,是在漆器由实用目的逐步转化为实用性与审美性并举的过程中产生的,是漆器装饰艺术的一部分。但是从中国先民长期对漆的使用中,我们可以看到漆器绘画不仅以漆器为胎骨,还以陶、金属为胎骨。距今7000至8000年的跨湖桥遗址中出土了为数不少的彩陶,上面的彩绘即以漆为媒介调色绘制,彩绘纹样有条纹、曲折纹、十字纹等,这可以说是我们看到的最早的漆绘了。

而山东省临淄县郎家庄一号东周殉人墓(战国时期墓葬)发现的漆器残片可以说是目前中国最早的漆画。画面上有四座对称的房宇,十二个人物,四株花草,四只飞禽,十二只鸡。人物被房宇分为六组,各有情节,人物形象逼真,姿态生动。

汉代是中国漆器绘画发展的黄金时期,“汉代漆画”数量之多,前所未有。史料中也有大量对漆器绘画的记载,如《后汉文·应劫》中记载:“延熹中,京师长者皆着木屐,妇女始嫁,至作漆器绘画屐,五彩为系”。再如江苏邢江县杨寿乡宝女墩新莽墓M104中出土的漆盘有铭文记载:“河平元年,供工,髹漆器绘画工顺”,说明当时漆器绘画是很寻常的事情。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计数的竹简中有“髹画壶六,皆有盖”,“髹画盛十合”等记载。且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600余件漆器,带有漆器绘画的就多达三分之一,其精美程度难以言表。

“汉代是中国美术史上重要的转折点,汉之前的绘画,基本都为器物的‘附属品’,是政治与功利的附庸。而汉代以后,绘画有了美的自觉而成为美的对象”。汉代漆器绘画将漆器自身的特质与绘画神韵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构图、线条、设色等方面已经明显具有独立绘画作品的艺术特征,这使得“汉代漆画”既成为漆器工艺的构成部分,又可以单独作为绘画作品来欣赏,与当时绢帛、壁上的绘画无异。

从古代漆器绘画的发展脉络中可以看到,传统漆器绘画在汉代发展至高峰时期,随后又逐渐减少直至衰落。新中国成立后,漆画专业研究与漆画创作群体在继承传统、吸收外来给养的基础上,大力发展漆艺之外的现当代漆画,在新时期,漆画又有了新时代的定义。“漆画,顾名思义是用漆这种特殊的绘画材料,配合其他辅助性材料,共同完成的现代艺术表现形式”。在二十一世纪,漆画艺术已从厚重的历史尘埃中走出,立足新的历史阶段,面对新生活、新事物,它将以其所独有的艺术形式与载体来表现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